沐落亦是秋

你憔悴,我替你明媚。

【高中设定/傻白甜】少年曾有忆起的事

☆主喻黄喻视角,偶尔会有其他人的视角。
☆这里懒癌晚期,所以更新真的不定orz我尽量几天一更orz
☆这里cp杂食,cp多但不明显,大多是友情向,cp洁癖者也可放心食用,主cp标在tag上了。
☆年龄差已被忽略,异地设定也被忽略,有私设,ooc特别严重,慎重戳入
☆故事发生地点是b市,毕竟这里是个堂堂正正的b市死宅,让我写别的地方我还真写不出来orz
☆这里初二狗,文笔渣,没上高中描写略不符实际
☆如果我说这是UU体会有人信吗
以上,可以接受吗?
如果可以,请怀着“这文怎么这么渣”的心情继续吧(*¯︶¯*)

——————

一直觉得,有一句话说的很对。
人生有三铁,一起翻过墙,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
少年们想起的,都是在那些傻白的岁月里,他们一帮傻了吧唧的人,一起干过的那堆傻逼的事。
你可还记得?
嘿,大步地往前走。
不用回头。
因为你身后还有我们啊。


1.
喻文州承认,这个学校真的是挺不错的。
占地面积大,硬件设施全,交通方便,环境优美,水电齐全,宿舍标准四人间,而且,首付只要233,轻松当成家。
也不枉他大老远从南边跑到北边。
注意事项上说,需要住宿的新生提前一天到校报道。
而且这又不是寄宿制学校,需要住宿的应该都是外地学生。
所以,今天人应该比较少才对。


2.
然而现在喻同志表示他什么都不想说。
为何感觉这是今年所有新生都来了的情况。
嗯,目测还是操场都快满了的节奏。
只不过是来晚了一点,指导员和学长身边已经围了大概五圈人。
现在六圈。
欢迎大家收看《突出重围》的盗版,《挤进重围》,喻同志今天将会教大家如何在缝隙中生存。
喻文州进入学校以来第一次深沉地思考了一 下自己为什么要考到这种无法生存的地方来。


3.
“哟,这位同学需要帮忙吗?”
这对根本挤不到老师面前的喻同志来说,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当然如果可以忽略掉说这句话的人一脸360°无死角的嘲讽,那这人就是个天使。
天使个球!
“叶……叶学长?”
糟糕的地点,糟糕的时间,遇见了糟糕的人。
而且这人不是糟糕,而是太他妈糟糕了。
您的好友【叶修】已上线。
您的好友【叶修】对您使用了嘲讽。


4.
喻同志表示,一开始认识叶修的时候,他是拒绝的。
当喻文州还是个初二小鬼的时候,g市和h市俩中学搞了个联谊。
美名曰“交换学习,共同进步。”
实则吃饱了撑的。
喻文州还有另外四个就这么交换着给扔人家h市去了。
这一个西湖北一个珠江南交换,不是吃饱了撑得是什么。
据说是因为俩学校校长都是老相好了,早就想搞个这样的活动。
真是日了狗。


5.
结果刚到h市一个星期喻文州就感冒发烧了,请了假就躺宿舍床上装尸体。
毕竟他体质真心不太好。
正赶上某俩人翘了体育课跑到人家宿舍“学长送温暖”来了。
至今我们从未明白喻同志睁开眼就是一个放大版的嘲讽脸是怎样的心情。
然后一个枕头毫不犹豫地就糊在那张欠揍的脸上。
也不知道喻文州哪来的力气拿枕头扔叶修。
传说恐惧和愤怒会发掘人的潜能。
然后叶修身后跟来的苏沐秋就笑成了神经病。
这不是恐怖片,是惊悚片,当然对某些人来说是搞笑片。
喻文州当时就想过再看见这张脸他就可以从小蛮腰上跳下来自杀了。


6.
于是现在喻文默默计算了一下飞回g市跳塔的机票钱。
以及他顺便再一次深沉地思考了一下自己为什么要考到这和不给人活路的地方来。
“叶学长,苏学长呢?”
“那家伙啊,死了,死床上了,咋叫都不起来。”叶修很想来根烟,但他的烟在校门口就给敬爱的冯校长亲自没收了,只能蔫哒哒地泄愤一样掐了一把喻文州的脸。
“啧啧文州的脸手感还是那么好啊,好久都没掐过了……哎正好,来我给你介绍一个人。”
然后喻文州就看见叶修对着操场某地挥了挥手,然后某只大型棕毛犬从操场另一边飞奔过来,连带一大个旅行包糊在自己身上。


7.
“嗷嗷嗷文州文州文州文州你也考到这来啦!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哎文州我告诉你我们是同班同宿舍哦高兴吧哈哈哈哈哈哈”
然而知道真相的我眼泪都掉了下来。
老师!喻文州同学想问您他现在转学还来得及吗。


8.
喻文州以前就认识黄少天,大概关系可以形容为从小穿一条胖次长大的青梅竹马。
啊呸,是竹马竹马。
从幼儿园就是同班的同桌,到初中毕业还是同班的同桌。
结果到高中还有可能继续是。
我上辈子作了什么孽,求告知,求放过!
喻文州一直都觉得有一首歌特别适合自己。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
下一句是啥?
他唱的一直都是“漫天的文字泡太美我承受不来。”
这首歌直到高二的一个欢送会喻文州才发现下一句原来不是这个。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9.
不得不说的一件事是, 宿舍从古至今都是神话一样的地方。
我哭着都想说,神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
白色的墙,白色的床,白色的地砖。
白色的门,白色的窗,黑色的旅行箱。
所以说在一片能闪瞎人的白色里, 喻文州那个黑色的行李箱真是太煞风景了。
啊对了,煞风景的还有一只趴在上铺的大型棕毛犬在飞快地吐着文字泡。
喻文州泪流满面,感觉自己对人生的美好幻想都碎了。
和自己降低的视力一起碎成了pm2.5。
所以说,少年,学校没提醒你戴副墨镜进宿舍真是辛苦你了。


10.
现在的情况是黄少天趴在上铺旁的窗子上如实转播游戏实况。
是后面居民区公园一帮幼儿园孩子玩的捉迷藏。
“哎哎哎文州你看那个女孩多笨,居然躲树后面,肯定会被找到啊哎我就说吧肯定会被找到吧!那边那个小子好像被看见了卧槽……哎好像没有……好吧真没有……”
智障儿童欢乐多。
喻文州就心累的看着上铺的床板子嘎吱嘎吱地带动整个床架子咔啦咔啦。


评论(4)
热度(29)
© 沐落亦是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