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落亦是秋

你憔悴,我替你明媚。

无法到达的地方是远方

无法到达的地方是远方

用零零散散的时间凑出来的一篇,质量不高也不好吃otz
题目与内容并没有什么关系。
cp可以说是叶喻......吧?总之cp者洁癖注意,cp为喻→叶黄,喻单恋注意。
我我我不打cptag了otz如果给各位造成困扰了很抱歉!不过我真的是真爱啊QAQ
文章人称混乱注意!
文章人称混乱注意!!
文章人称混乱注意!!!
重要的事说三遍!
准备好了吗?
那么就开始吧_(:3↓

一、
“玩过游戏吗?”
“嗯。”
“那你赢了吗?”
那是我曾经的妄想,妄想追逐到他的光芒。
虽然他在远方。
“啊......没有。”

二、
“G市终于能有一天不是万里无云热死人的天气了呢。”
“其实被微风吹过的感觉挺好的,不过关键是G市的风总是热风,‘呼呼呼’地像是瞬间被糊了一脸热水。”
“今天的天空是那种久违的,啊不对,是那种市井之中极其难见到的,一望无际的蓝色,高高的,远远的。羊毛样云小片的懒洋洋的浮在大片的碧蓝之中,倒是感觉软软的。”
“有些时候,就算是作为职业选手的我们也会觉得打游戏很累吧。所以,在这种日子里放松一下,总是舒服的。”
“说起来,我果然还是最喜欢蓝色了,就像我们蓝雨啊,一看就是那种在夏日很让人清凉的颜色.......”
少年倚着树干,不停地在说些什么,话语和树上扰人的蝉鸣倒是有着莫名的相似点。
你依旧嘴角噙着一抹上扬的弧度,坐在少年身边,盯着漂浮着的白软软的云发呆。
“啊啊……咳!”少年声音顿了顿,故意咳嗽了一下集中起你的注意力,“队长,你,最喜欢什么颜色呢?”
“我吗?嗯……都很喜欢啊。”你沉吟着思考了一下,给出了一个十分中性的答案。
“不是!队长我问的是你‘最’喜欢的颜色!”少年以为你没听清,着重地重复了一遍,盖过了“知了知了”烦死人的蝉声,惊飞了在树上小憩的不知名的鸟。
你看向地面斑驳细碎的影子,耀眼的橙色光辉被树稍枝叶细细切碎,散落了一地。
“我啊……”
“大概是那种红色吧。”

三、
在训练营的那些日日夜夜,每天面对都是同样的电脑,同样的场景,同样的嘲讽和同样的手速练习。
直到那天下午。
你大概还记得吧。
那是一个冬日的下午,你在电脑前已经坐了许久。
你看了看空无一人的训练室,揉了揉发软冰凉的手,“扑通”一声仰靠在椅子上,沉浸在闭上眼后黑暗寂静的空间。
今天是休息日,训练室没有供暖,突然感觉一下子,世界都那么冰冷地毫无生机,唯一的救赎只有透过玻璃窗的一丝温暖,却总是那么遥不可及。
耳边突然传来的脚步声,鞋子起落发出的轻响使你清醒了一点。
一缕烟草味悄然飘入,你皱皱眉,抬起头,本着训练室禁烟的规定,想提醒一下来人。
“唔……先生,训练室禁……哎?”
闭了许久的眼睛看眼前的人朦朦胧胧的,摇摇头,想让目光快速聚焦,看清的却是一个未曾见过的陌生面孔,被大红色的羽绒服捂得严严实实的。
“先生……闲杂人等不能进入战队训练室的,请问……”
“嘘。”来人比了个手势,打断了你的话,“啧啧,我以为你们假期训练室里没人,结果还是给人看见了......不过小鬼你倒是挺上进的啊。”
“哎对了,别告诉别人啊,哥就是来找老魏……啊不对,你们魏队长玩的。来来,哥给你签个名然后你就当没看见过我成不?”
来人没给你任何回答的机会,“啪”地一下抓起你桌子上用来写笔记的笔,“刷刷刷”几下就在你的笔记本上签下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写完还审视了一下,满意地点点头,。
你有些发懵,盯着本子上的字辨认了一会才勉强辨认出来。
“哎?叶……秋?叶秋大神?!”
“嘘。”他再次比了个手势,“咱说好了,别告诉别人你见过我啊。”把手里的笔扔回桌子上,揉了揉你毛茸茸的短发。
你由着他把你整齐的短发揉成鸟窝状,迷迷糊糊地听到他翻找东西的声音,然后一瓶常温的罐装饮料就到了你的手里。
于是在那个冬日的午后,同样的电脑,同样的场景。
以及你望着他最后离开的背影,悄悄握紧手中的东西,略显冰凉的温度透过锡罐,却感觉在温暖着指尖,总觉得很舒服。
就像在哪一片黑暗里,点点的光芒。

四、
“是叶秋前辈吗?”
“你是......?”
“蓝雨训练营的训练生喻文州,前辈好。”
“是那天那孩子吧,不错,什么时候出道?期待在比赛场上遇到你。”
“我也很期待着与叶秋前辈的对决呢^ ^”

五、
距离那时似乎已经过了许久。
这时的你已经凭借着过硬的理论战术打败了你所敬畏的魏队长。
在送走了方队长后,你成为了蓝雨的第三任队长。
此时,再也没有人嘲讽你的手速,剩下的只是敬畏。
你只是笑了笑,就像以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接下方世镜的担子继续带领着蓝雨。
第六赛季,总决赛,蓝雨战队打败了宿敌微草战队,拿下了战队的第一个冠军。
在庆祝晚宴上,也不知道是谁,还弄回来几瓶酒,你也就没拦着。
到最后酒量不行的,两杯就东倒西歪地趴在桌子上;酒量好一点的,也靠在椅子背上闭目养神。
就连你也被以黄少天为首的“反动势力”灌了两杯。
撩起洗手池流出的冰凉的自来水,拍打在脸上,让有点混沌的大脑获得了片刻的清醒。你望向窗外,认真思考了一下怎么把这群人弄回去。
天色已晚,夜色如墨,打翻在无际画卷之上,画卷之下,却已然是万家灯火通明之时。
也不知道谁说过,人啊,一喝酒就容易想起很多事来。
你想起来曾经同宿舍的黄少天在上铺翻身,吱嘎吱嘎地会带动整个床架子嘎啦嘎啦地响;或者是曾经宿舍的那个老旧电风扇会在也不知道什么零件互相磨损的同时,送来的其实并不算很凉快的风。
“呵呵。”你被自己想起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逗地笑出声。
可是心里总是空落落的,就像是少了什么一般,有些难受。
那个留给你的背影,就那么落在了心头,生根发芽。
看到他在QQ上对你的祝贺,突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感觉难受。
大概就像你无论如何向往,如何努力的追逐,也无法触及他所在的,遥远的巅峰。

六、
“不错啊文州,传说中的手残也能创造奇迹,当年的小手残,现在的大对手啊。”
“叶神过奖了。”
“不过,下赛季的冠军,我们嘉世可包了。”
“那下赛季总决赛见咯,前辈。”

七、
黄少天总是喜欢找叶秋......啊不对叶修pk,吵吵着要一决高下。
你曾经也想过,如果手速更高的话,也许就能像黄少天那样,肆无忌惮。
只不过没有如果。
不过若是真的跟叶神pk的话,自己大概会输的很惨吧。你扯了扯嘴角,露出个难看到不能再难看的表情。
就这么一走神的功夫,手上的操作一个偏离,屏幕闪了一下,显示出一个大大的game over。
黄少天却总是能第一个发现你的异样,总是轻轻敲敲你的桌子,然后问一句:队长你没事吧?。
你也总是会摇摇头。
那些在日日夜夜里,零零碎碎的小事被你一件件用心地都记在一个笔记本上,然后,本子被小心地推进书桌抽屉的最深处。
似乎就像是小女生藏日记本一样。
不是。你摇摇头。其实这些东西也不是很重要。
只是喜欢他的这种心思,不想被别人发现。
是喜欢吗?

八、
这算是单方面地跟他玩个游戏。
也是赌一把。
赢了,就能正正当当地喜欢。
输了,也不过就什么都没有了罢了。
指尖轻敲键盘,留下一串短短的字符,表达了小小的心思。
就这样毫无掩饰地发给那个头像是一个黑白色歪歪扭扭的“笑”的人。

九、
这个赛季的夏天结束的很早。
不只是蓝雨的夏天,还有你心里的夏天。
究竟是什么时候呢?
你清楚地感觉到自从你向叶秋表示了心意之后,他看向你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从之前充满笑意的注视,变成了十分认真的凝视。
在这赛季蓝雨的夏天结束之后,你宣布了夏休季开始。
你还在回想着最后战队队长互相握手致敬的时候,他对你说的。
“虽然手残,不过你挺有勇气的。”
你也不太清楚他说的是什么勇气。

十、
如果你没有看到那一幕。
你故意在会场磨蹭了一会,等到人群陆陆续续地离开了场馆。
天渐渐黑下来,一种莫名的错觉越发深刻,空旷的场馆里悄无声息,只有选手通道的黑暗里闪烁着点点火星。缥缈的烟雾随着手机打出的光线袅袅升起,又扩散开来。手娴熟地弹了一下,带着细微火星的烟灰就被弹落到过道里,火星瞬间消失。
外面层层树林投下婆娑的黑影,看着树木偶尔伸出的枝桠纠缠住月亮,有些稀稀拉拉的声音。
是下雨了吗?
直到黄少天的出现。
你听到他笑了一声,揉了揉黄少天一头软软的黄毛,动作很轻柔,及时他的表情隐匿在烟雾之中,但你还是能想象得出。
那种与寻常不同的,温柔的表情。
也就,如此了吧。
输了啊。

十一、
“文州你说你喜欢我?”
“叶神抱歉啊,那只是玩游戏输了的惩罚而已^ ^”
“啧啧,我就知道。哎玩什么呢带哥一个不。”
“抱歉啊叶神,已经散场了。”
已经散场了。

十二、
缓慢地呼出一阵长长的叹息,盛夏空气中氤氲出可乐特有的甜腻的二氧化碳味,充斥在鼻腔中。
过了很久,你听见你自己被可乐刺激的有点沙哑的声音。
“我只是输了,”你听见自己如是说,“仅此而已。”
空瓶被丢进垃圾桶,砸到桶壁发出“咚”的一声。清脆声响被有些混沌的大脑放大后却如同是山寺悠远的晚钟,浑厚,空旷,长远。
无言。

十三、
究竟有多远呢?
远到看不到,也摸不着。
到最后这终究是我一个人妄想的游戏。

零、
走开比较远的距离后,稳稳地停住脚步,喻文州往回望去,大概是雨幕的阻挡,已经看不太清楚他们俩了,无奈地钩钩嘴角,觉得这有些讽刺。
G市的道路两旁是整齐的一排绿化带,阻隔着马路与人行道,两条路在各自的方向上幽幽地延长。
雨伞上的雨滴顺着光滑的伞面快速滑落,滴落在绿化带间稀稀松松生长的野草叶片上,又沿着叶片滑落到一个小水坑里。
天空低处乌云再次聚拢,一个闷雷响开,忽明忽暗,翻滚摇拽那像裹着破破烂烂东西的层云。
该走了。

评论(3)
热度(7)
© 沐落亦是秋 | Powered by LOFTER